一家寂寂无名的小工厂如何年入超20亿元?

如果你到顺德容桂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,亲眼看一下伊之密,绝不会认为这是一家典型的装备制造企业。

那些在制造企业见惯的嘈杂、冷硬都不曾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流水潺潺的湖泊,翠色欲滴的绿植,赛博朋克风的办公区域。甚至,这里连基本的围墙都没有,全无半分需要保密、检查的技术企业的模样。

但就是这样一家“园林”式的企业,生产出的一台台设备,运到了全国各地、甚至海外的制造企业里。它的设备,生产出了车灯、发动机盖、手机中板、快餐盒、奶茶胶杯等日常产品。

除此之外,在制造业普遍下滑的当下,伊之密作为深圳在家挣钱板新星,2017年营业收入20.1亿元,同比增长39.2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.75亿元,同比增长153.1%……

回过头来,梳理伊之密成长过程中的高光时刻,3次关键的“转身”是它得以逆流而上的答案。

顺德合伙人

2008年的国庆节应该会像一幅油画一样,永远印在甄荣辉的脑海。

1-9月,伊之密的销售额冲破了2亿元大关;同期,二期厂房已经打好了地桩,新设备也签好了合同,预付了200万元的订金。“整个市场都是很好的”。

几乎是一夜之间,全球金融风暴肆虐。装备制造业作为整个制造行业的源头,从来都是经济环境的晴雨表。即使终端消费还没有出现明显萎缩,各大装备制造企业已经开始出现项目停摆、投资刹车等现象。甚至,为了压缩成本,普遍裁掉了30%~40%的员工。准备过冬的迹象,开始在各大装备制造企业蔓延。

这一年,也是甄荣辉作为总经理,加入伊之密的第1年。新设备的700万元尾款要不要支付,二期厂房要不要继续投建?成了他和几个合伙人每个星期都要碰头讨论的问题。

可谓是“生不逢时”,也可谓是恰逢其时,伊之密成立的2002年,是一个比较尴尬的时间节点。作为技术和重资产投入的中国装备制造业,已经走过了几十年的发展,家族制甚至是国有制,是这个行业最普遍的组织形式。

此时,顺德小家电商人陈敬财,看到装备行业发展的机遇,汇集了一批注塑圈内经验丰富的技术人才,创建了伊之密。组织形式,是陈敬财出资,其他人以技术入股,实行当时互联网企业中普遍采用的“合伙人制度”。

没想到在关键时候,这个制度在伊之密历史上,起到了“扭转乾坤”的重要作用。

回到难忘的2008年。陈敬财打算邀请甄荣辉加盟伊之密,要知道,甄荣辉是拥有长达十几年管理经验的行业“老炮”,在被伊之密的合伙人制度深深触动之后,果断入伙。

当危机来临,合伙人开始针对伊之密是继续投资前进,还是像其他同行一样保守过冬,出现了分歧—

“万一继续扩张,资金出了问题,可能会拖垮企业”。而见惯了市场波动的陈敬财则认为,这场金融风暴只是一个“浪”,过去了就好了,尽管他不能确定这个“浪”有多高,会持续多久。

不同专业、不同行业出身的合伙人们,基于企业前途的争执,让他们逐渐形成了统一的意见——建厂房、买设备本身是基于企业发展做出的正确判断,眼下的风波在带来风险的同时,也会对行业进行洗牌。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等到风平浪静,伊之密有可能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

随之,陈敬财又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,“万一伊之密的资金出现困难,我还是有点钱”。

于是,二期厂房继续盖起来了,新设备的尾款也付了。1年后,伊之密的新厂房基本具备了生产条件。

也许是幸运,但更多的是不同行业的不同观点,交叉印证的未来成了现实:2009年初国家出台了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,市场有所回暖,装备制造业也迎来了“春天”。

同行还没做好准备,伊之密如期投产的新厂房、设备,再加上没有大规模裁员,得以抓住机遇迅速扩大了市场份额,此后连续3年销售额平均增长率在60%以上,把业务范围从广东、福建扩展到了全国,实现了一次重要跨越。

抄底就在一瞬间

HPM是一家有着130多年历史,曾是美国第二大的压铸机制造企业。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美国制造业元气大伤,逐渐衰落与外流。而HPM转型不力,轰然倒下,只能于2011年,对旗下资产进行拍卖。

彼时的伊之密,虽然刚刚度过危机不久,但得知这个消息后,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所有合伙人都同意去美国参与竞标。

在全球汽车轻量化的趋势下,汽车要减重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大量使用一体成型的铝合金铸件、高强度钢、碳纤维,后面两者成本还有点高。于是,使用铝合金铸件蔚然成风。压铸机的需求量也水涨船高。

但在一些超重型的汽车零部件压铸成型领域,基本都是被德国、日本等国公司盘踞着,比如瑞士布勒、德国富来、日本宇部和东芝等。虽然伊之密等国内装备制造企业也在不断研发和生产,但无论是品牌力还是技术,都跟国外产品有不小的差距。如果能成功拍下在重型压铸机上颇有技术经验的HPM,也意味着伊之密可以成功弥补这块短板。

幸运的天平再次偏向了伊之密。在HPM拍卖会现场,甄荣辉发现只有伊之密1家来自亚洲的公司,竞标的对手也只有几个美国本土公司。

拍卖师在类似于网球裁判坐的高台上,随时移动到举牌的竞拍人旁边叫价。25万美元的起拍价,不过喊了五六次价,伊之密就以32.5万美元的价格成功拿下了HPM的全部知识产权,包括了HPM的品牌、业务渠道、供应链,还有压铸机、注塑机的专利技术。

拍卖会现场,甄荣辉认识了HPM的前任总裁,并聘请他和一部分老员工,在美国当地重新注册了HPM北美公司。如此一来,既可以再次维护起HPM原来的业务与资源,也能借此避免中美文化差异带来的技术消化不良的问题。

随后,伊之密的国内技术团队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对HPM的技术进行消化和吸收,重新研发了以HPM原有技术为基础,结合中国制造优势的全新系列产品。

2015年,HPM北美公司拿下了北美汽配企业Walker Die Casting一台4 500T压铸机的订单。在这行里,压铸机的大小、规模是用吨位(锁模力)来计量的,而这个吨位的超重型压铸机,即便是HPM也没有生产过。

于是,伊之密和HPM美国技术团队耗时1年之久,联合制造了这台4 500T压铸机。到现在为止,这台4 500T压铸机都是全美国最大的一台压铸机。美国案例的成功,无疑增强了伊之密国内客户的信心。伊之密顺势推出了HPM技术的中国版本——H系列重型压铸机。

有着62年重型汽车生产经验的中国重汽,于2017年买入了1台伊之密的DM4 500H压铸机,主要用于生产重型卡车变速箱壳体。除此之外,无锡朗贤、成都奥兴、广东鸿图等都先后购入了伊之密H系列重型压铸机。如此一来,伊之密重型压铸机借此切入了汽车结构件、新能源汽车和大型5G通讯零部件的生产,又一次站上了风口。

不只是卖设备

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教授说,要打破制造业“成本的诅咒”,意味着要以同样的代价生产最大价值的东西。事实上,伊之密一直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。

过去,伊之密一直专注做主机硬件,只是把设备卖给客户,至于客户使用设备做出怎样的产品并不关心——这是大部分装备制造企业的基本商业模式。

如今,伊之密正谋求从一家主机制造商,转型为更高性价比、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。即以主机设备为基础,为客户提供基于产品的生产解决方案,包括工艺应用、自动化、原料、模具等,帮客户做好最终的产品。

今年5月,伊之密4 500T自动化压铸岛成功交付给中国重汽。自动化压铸岛是伊之密在压铸机基础上,提供的一体化压铸方案。这套系统可以实现产品的取出、完整性检测、压铸模具喷涂、缸套的预热及镶嵌、产品的冷却及产品的后续装修。等于,伊之密在压铸机基础上,为客户提供了基于压铸机的自动化配套方案,增加了产品的附加值。同时,也解决了不同品牌系统配套问题,提高了压铸件的生产效率。

但这还不是伊之密转型的终点。如果说之前专注设备研发和优化,关键在于技术和制造实力,那么转型为解决方案提供商,则是对企业国际视野、软实力的考量。2016年,伊之密便开始迈出转型第一步,聘请德国专家担任公司的首席战略官,以他为桥梁开展连接欧洲先进工艺、技术。

两年的时间,伊之密推出了FoamPro微发泡解决方案、DecoPro汽车装饰件升级方案,从主机、模具、辅机、原料到自动化设备,提供了更高价值的整体工艺方案。2017年,还在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塑料加工研究院IKV成立德国伊之密公司,德国团队目前已经初见雏形,今后,它连接中欧的步伐将会迈得更快。

走到今天,伊之密已经是中国第二大注塑机制造企业。新的转型,也许还在路上。

最近关注

热点内容

更多>>

申明:本站所有标明出处稿件均来至互联网,所转载内容及图片只为传播信息无任何商业目的,若涉版权及侵权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,投稿删稿联系邮箱:398879136@qq.com  看广告赚钱|在家挣钱|在家里做什么能赚钱首页http://www.7thserpent.com  在家挣钱投资有风险请谨慎操作

鍙嬫儏閾炬帴:
 
Powered by Discuz!